第1章 每天一斤五花肉

作者:烏小白|發布時間:2018-12-06 16:42:04|字數:3282

  “秋風送爽,丹桂飄香,在這個豐收的金秋時節,我和我自己的一百零八位人格歡聚一堂,莊嚴地舉行了年度沐浴儀式……”

  我滿身泡沫站在浴室里,手握一個關了水的花灑噴頭,兩眼盯著半身鏡,聲情并茂地練習演講:“光陰荏苒,歲月如梭,轉眼間,本人患上精神分裂癥已經二十周年了!二十年風雨兼程,我們在拼搏求索中茁壯成長;二十年不懈奮斗,我們在歷經磨難中鑄就輝煌!是什么,支撐我們一百多號人并肩攜手、排除萬難走到了今天?是信念!更是信任!我記得魯迅先生曾經說過,即便你用心待人,他也可能用尿呲你——”

  “嗯,這一定是魯迅小時候說的!”

  我補充了一句,然后愉快地抓起一塊板磚大的海綿,抬起腳往墻上一架,像刨木頭似的,開始賣力搓灰。

  接著打開花灑,沖掉身上那幾個稀稀落落的灰卷兒。

  低下頭,凝神檢視一番,我頗為遺憾地咂了咂嘴——自從繼承了家族企業,成為曜創力集團的最大股東,這有錢人的身上連灰都不沾,活得了無生趣啊!遙想過去我在塵土飛揚的西北線路上跑運輸,每次洗澡,搓灰之前,都要做一個效仿濟公把蒲扇插進后領子的起手勢,口中念念有詞“嘛哩嘛哩哄”,伴著咒語,兩手往身上隨便掏掏,就能搓出一顆顆烏漆麻黑包治百病的大力丸,倘若細心收集了,最后還可以揉一個沉甸甸的鉛球出來滾著玩。

  ——古有鮫人泣淚成珠,今有我安瓦礫搓泥成丸,都是千古佳話。

  洗完澡,剛抹開的鏡面,又被霧氣蒸騰得一片朦朧。

  我裹好浴巾,重擦一遍鏡子,拎出端木希鳴網購的吹發神器,細心地吹干頭發。

  自從回到槐南,我就沒有再剪頭發,發梢已經掠到肩胛了,此刻正濕漉漉地粘在脊背上。頭頂上,新長出的黑發來勢洶洶,擠遠了以前染的顏色。檀棕和姬胡桃粉最多能維持一個月,每次洗頭都有驚喜,很快發梢成了白金色。

  上個月,我曾去找托尼老師染發,細心挑選了蜜糖金加深藍色,發給于彥峰看,他勸我一定要慎重考慮:“從色彩學的角度分析,黃色和藍色混在一起會形成綠色——怎么,我還沒犯錯誤,你就決定要原諒我了?”

  我一腳踢翻托尼的染發膏,扯下圍嘴就走:“染發之前,我先去魔都宰個人祭天!”

  回憶到這里,被一陣“嗵嗵嗵嗵”的敲門聲打斷了,孫大圣在外面一個勁兒地催我出去:“開門啊老妹兒!別鼓求你那破頭了!我擱外邊兒都聽見你吹了十分鐘了,你還想吹禿嚕皮咋的?快出來,麻溜兒的,讓我進去洗個香香!開門!給爸爸開門!”

  “乍呼啥?去二樓洗!”

  “我媳婦撅那兒吹頭呢。”

  “啥意思?你媳婦吹得,包租婆吹不得?你這么囂張,就不怕我漲房租嗎?”

  “得罪您,要錢;得罪她,要命啊!”孫大圣答得理直氣壯,隨即懇求:“求您了,爸爸,快開門吶……”

  他這么坦率,我一時沒了脾氣,只得悻悻然關掉吹風機,穿衣開門。

  孫大圣渾身上下脫得就剩個三角褲,站在門外解著綁手帶,兩坨辣眼睛的胸肌怕是比我還大——幸好我黑眼圈比他的大,總算扳回一城。

  最近天氣已經涼了,但他頭頂依然裊裊冒著水蒸汽,仿佛腦花燉熟了,帶著肉香的熱氣從毛孔中噴出來呲了我一臉,像個漏氣的女朋友,顯然剛在露臺上擼過沙袋。

  ——前幾天,端木向我抱怨,大圣半年打壞了四個沙袋。

  ——那時我才知道,每天早晨樓上傳來的“啪啪啪”,并沒有我想象中那么污。

  孫大圣從我旁邊擠進浴室,沒有立馬關門,先對著鏡子擠眉弄眼照了照,然后神秘兮兮地捂住半邊臉,問我:“安老板,你看,我把右臉擋上,是不巨帥?忽然間發現我能配上我媳婦啦!”

  他一向單眼皮,今天左眼皮莫名其妙變雙了,自己在那美得不行。

  “配配配,配一臉!你們這對CP就是我等顏狗的福利!”

  眼看這位壯漢要開始捋頭發亮腋毛擺pose了,我趕緊奉承一下,迅速替他關上浴室門。接下來,我懷著激動的心情轉過身,擺開曳步舞架勢兩個T-Step側滑進入客廳,弧形助跑,一個背越式跳過了茶幾,準確地倒進客廳沙發,然后拿起爽膚水拍滿全臉,再撕開一張SK2前男友面膜,細心貼覆于臉上,為接見于彥峰做準備。

  一會兒,他要來接我,一起去海城的太平洋音樂節。

  今年的“東海?太平洋季風音樂節”定在11月中旬,剛好和“2017?納莫山沙漠越野英雄會”撞了日子,使人唏噓。海城是大陸東南端一個半島,而納莫山位于西北腹地,兩座城市相隔兩千多公里,兼顧不得,因此,音樂節和英雄會必須舍棄一個。我曾提議分頭行動,但被于彥峰一票否決了——作為男朋友,對于我和誰一起出去浪這件事,他擁有第一優先權以及一票否決權。

  這個音樂節似乎對他意義重大,素來溫柔的小峰突然變得有點拔犟眼子,堅持要我放棄英雄會,陪他去海城。我口才不如他,剪刀石頭布也輸了,只得同意。

  “嗟!來食!”

  劉曦蔓在餐桌旁沖我招手。

  我一把薅下面膜,沖上前去掠食。

  最近外婆出去旅游了,丟下一群巨嬰在家嗷嗷待哺。她的腰椎間盤突出是老病根,眼睛也不好,前段時間,她聽老姐妹們說鄂西某市有個療養山莊,講究中醫養生,專治疑難雜癥和老年病,于是我把幾個老太太打包全部送去了,一個月后再去接。

  幸好劉曦蔓每天晨跑三公里,順路給我們帶早飯回來,什么稀飯油條肉包子、豆漿煎餅胡辣湯、巧克力松餅淋楓糖、雞蛋芝士培根卷夾吐司、甜甜圈配咖啡……當然,這些都是給我們凡夫俗子吃的,作為健身狂魔,劉曦蔓很瞧不上傳統的早餐,嫌油大,不健康。她一直對我諄諄教誨:“今天少吃一滴油,明年維密你走秀!”

  據我潛心觀察,她每餐的健康食譜大致是以下這樣:

  兩把藥丸,一大碗補劑;

  越南紅蔥頭配三文魚排;

  牛油果黑豆糙米拌飯配無油煎牛舌,加萌萌的玉米筍;

  水烹的牛肉拌蔬菜顆粒;

  香菇青菜雞胸肉;

  燕窩金耳桃膠皂角米;

  豪華版的三文魚無油炒飯,用生蠔肉替代蝦仁,燕麥、藜麥和紅糙米混合蒸飯;

  乳牛排做的黑椒牛肉粒,牛油果香蕉奶昔撒上杏仁碎;

  ……

  偶爾聽她說“今天吃簡單點吧”,然后做了一份牛舌金槍魚無油炒飯,又榨了一杯奇亞籽果飲。

  而我一般說“吃簡單點”,就是泡個面。

  此刻,小曦滿臉痛苦地嚼著無油雞胸肉,碗邊還有個白煮蛋、兩朵西蘭花,又妄圖諄諄教誨我:“今天少吃一滴油,明年維密你走秀!”

  “每天一斤五花肉,誰愛走秀誰走秀!”

  我大口嚼著臘汁肉夾饃,皮酥餡肥,啃得滿嘴流油,“我對你那碗水煮鋸末沒興趣。”

  劉曦蔓精神崩潰了,一把掄起水煮雞肉的大碗,倒扣在桌上,忿然咆哮:“放屁!鋸末有它塞牙嗎?說它像木柴都是夸它的!我也要吃五花肉!我要吃烤全羊!溜肥腸!牛雜火鍋!紅糖糍粑!剁椒魚頭加寬面!甘蔗頭燉排骨墨魚雞爪湯!薯片!腰果!冰可樂!火雞面double辣!蛋糕!重奶油的!”

  吼了一陣,發泄完情緒,她悻悻地掀開碗,捏起一塊雞胸肉杵進嘴里,眼中噙著淚咀嚼:“快閉嘴吧bitch!老娘訂的計劃,連自己都改變不了!這個月跟雞胸死磕!”

  老實說,我特別敬佩她這種女人,堅韌不拔又心狠手辣,為了保持馬甲線,別說雞胸了,雞屎她也咽得下去——連體脂都能控制,還有什么事她干不出來?

  她的怒吼聲驚動了我師父,楊大煙槍嚼著一根江米條踱過來,伸頭問:“今天又吃什么洋饅頭?”

  這位40歲的鄉下老漢,將所有不認識的西餅一概稱為“洋饅頭”。

  老楊慢條斯理地坐在小曦身邊,耐著性子,將滾落桌面的雞肉一塊一塊夾回碗里,同時嘆了口氣:“唉,你說你健身有什么用?別看練了一身肌肉,在我面前照樣擰不開瓶蓋兒。”

  劉曦蔓老臉一紅:“健身怎么沒用?你不乖乖幫我開瓶蓋,就會被一拳轟到十米開外!”

  我正捶著桌子悶頭狂笑,于彥峰發來段語音,點開一聽:“我到樓下了,要上去嗎?”

  “不用了,我這就下來。”

  我抽出紙巾擦嘴。

  小曦懶洋洋地站起身,這姑娘健身跑步無所不能,卻總有種慵懶的氣質。她拍了拍老楊的肩膀,丟給我一個隱晦的眼神:“我們也該出發了,銀川見!”

  “銀川見!”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都市婚戀小說《今日份硬核狗糧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10403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10403/1765886 閱讀此章節;

2019/11/18 9:01:15
26选5开奖最新结果